蜀汉我做主 第11章关家虎妞张家丈母娘(1/2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  汉末之时,士族与门阀垄断朝政,当官举孝廉,主要靠推荐,这也是名士地位崇高的原因之一。
  刘封在蜀汉地位不显,但他的身份却不寻常,既是皇叔刘备的义儿,又是罗侯寇氏的子弟,比邓艾一农家子、种田出身的要高贵的多。
  口吃少年邓艾本以为刘封会瞧不起自己,但一路相处下来,却发现刘封这位大哥虽然有些神神叨叨,有时不知在说些什么,但态度语气却是亲切的很,没有什么架子。
  而且,从刘封的言行来看,邓艾感觉到,这位刘大哥是真的没有一丁半点看不起自己的意思,而不像有些人是假装出来的。
  这让自尊心挺强的邓艾心里酸酸甜甜,本来只是口头相称的刘大哥,说着说着就把“刘”字给去掉了,直接改称“大哥”了。
  刘封被系统无情的剥夺了特权,心情低落之极,和邓艾一番胡扯,只是为了缓解徒步行走的压力。
  当然,作为穿越人士中的一员,刘封的骨子里早就浸透了人生而平等的概念,也看不惯汉末三国时代士族门阀以出身论高低贵贱的臭毛病。
  刘月和刘兰被刘封从曹军中解救出来,她们两个坐在车上也是不累,还有机会聆听伯兄刘封的“胡说八道”,心情畅快之极。
  这么徒步走了一个多时辰,刘封倒是开始吃不住劲了。而小邓艾却是越走越起劲,很有徒步大汉的天赋。
  从长坂坡过桥北上之后,刘封的心神就一直处于紧绷状态,生怕系统任务无法完成,现在阿斗被顺利救出,糜夫人也跟在自己身边,刘封心里一块石头也落了地。
  “伯兄,可要上车驾来歇歇!”
  “封儿,走不动的话,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息可好?”
  刘封后背汗水涔涔,坐在驽马拉乘的车驾上的糜氏、刘月、刘兰不时的“好心”劝解,让刘封气不打一处来。
  这一大二小三个女人真是一点野外生存的常识都没有,竟然还想在曹军的包围下歇息,真是不当家不知道生存可贵。
  “大.....大哥,前........面......。”
  就在刘封气闷不已的时候,走在前面的邓艾忽然指着道旁一处橘林喊叫起来。
  “叫什么,别把曹贼给喊来,到时候,可别怪你大哥我不讲兄弟情份。”刘封嘴里嘟嚷着,从背后将青釭剑持在手里。
  这把神兵利器,是他现在最大的依仗了,万幸的是,系统对缴获的东西还算宽容,没有不要脸的回收回去。
  “伯兄,伯兄,前面林子里有人,我看见了,是银屏姐姐,还有苞弟、兴弟,还有......。”刘兰也接着兴奋的叫了起来。
  她小小的身子站在车驾上,居高临下看得倒是很清楚。
  刘封手搭在额头上,朝着橘子林看去,却见林子里跑出来一个十余岁的小虎妞,手里还拿着一把缩小版的偃月刀。
  在小虎妞的后面,还有两个五岁左右的小家伙,各握着一根折断的树枝,紧跟着前面大一点的女童跑了过来。
  “月姐姐,兰妹妹,曹贼在哪里,看我用关家大刀削他。”虎妞冲着车仗稚声叫喝,一双小手紧握刀杆,呼呼呼的朝着刘封连续挥动了好几下。
  呃,关家大刀。
  这虎妞是关银屏?
  果然有乃父之风,关羽那句“虎女焉能嫁犬子”倒确实是名副其实。
  刘封与关银屏在新野时只见过一、二面,相互不甚熟悉,这会儿刘封的装戴又和曹军将校差不太多,关银屏认不出来也是正常。
  刘封再细瞧跟在关银屏身后的两小,不由得呵呵笑出声来,六岁的张苞、五岁的关兴,这两小子不知什么时候,成为关银屏的跟屁虫。
  “银屏,快住手,这是你刘家伯兄。”橘林中,一声严厉又不失慈爱的叫喝传来。
  寻着声音看去,刘封看到张飞张三叔的名人老婆夏侯氏已经从林中走了出来,在她身后,还有关羽的妻子胡氏。
  这夏侯氏年纪在三十上下,眉眼甚有英气,身量在女子中也是高挑,以刘封穿越前的标准判断,那是妥妥的霸道女强人加模特身材人设,怪不得猛张飞一眼就相中了她。
  这里补充一句,关于张飞出身,演义里这么描述:“某姓张名飞,字翼德。世居涿郡,颇有庄田,卖酒屠猪,专好结交天下豪杰”。
  从字面理解,张家涿郡大地主,庄田多,有佃户,有家丁;张家做酒和肉的生意,刘备这个编草鞋出身的要是没有张飞资助,连讨伐黄巾的起家队伍都聚不起来。
  夏侯氏是谯郡大族出身,张飞也是一样。
  这门当户对,姻缘相牵也是正常。
  糜夫人听到夏侯氏的声音,也跟着也从车驾上下来,她因长途奔波加上腿上受伤失血,路上昏昏沉沉的不太清醒。
  幸好有刘月、刘兰二女照看,要不然单凭刘封一血气方刚的爷们,还真不太好照顾糜氏,在枯井那会儿糜氏要投井,情急搂抱是不得已,在路上再有非礼之举,那糜氏也不答应。
  失散于乱军中的刘备军众家眷相认,男男女女的小孩子好几个,刘月、刘兰还有只三岁的张星彩都是容易感伤的小娘,这会儿见到亲人和少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